<em id="01hwn"></em>

<div id="01hwn"><ol id="01hwn"><mark id="01hwn"></mark></ol></div>
<sup id="01hwn"></sup><dl id="01hwn"><ins id="01hwn"></ins></dl>

<em id="01hwn"><ol id="01hwn"></ol></em>

    <em id="01hwn"><ol id="01hwn"><thead id="01hwn"></thead></ol></em>
        <em id="01hwn"><ol id="01hwn"></ol></em>
        <dl id="01hwn"><menu id="01hwn"><form id="01hwn"></form></menu></dl>
        <div id="01hwn"></div>

            •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急需重新读懂美国

            当今世界出现了百年未遇的格局变化,这是中国领导人对当前形势的基本判断。这百年未遇的格局变化中,关键的一点就是美国的?#24418;?#31361;然出现了变化,不仅特朗普的当选令人意外,其当选后的一系列政策更加让人摸不着头脑:美国怎么了?美国发生了什么?我们从前所认识的美国是不是真正的美国?这不禁让人想起70年前的一段往事。

            中国学界急需“新时代的《菊与刀》”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对日本宣战,正式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情报当局急需了解日本的国民性,他们委托美国杰出的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撰写了一份研究报告。这份报告对日本人看似非常矛盾的一些个性作了全面的分析:一方面,大和民族彬彬有礼、温和驯服;另一方面,又表现出激进、狂野的?#24418;?#31934;神。

            两年后,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根据她给美国情报部门的报告出版了当时闻名的《菊与刀》一书,该书对美国理解日本以?#25353;?#29702;日本战后问题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当今中国学界也急需一本“新时代的《菊与刀》”,用以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美国。

            坦率地讲,虽然中国的学者和精英阶层中有不少人都在美国学习工作过,他们发?#38405;?#24515;地认为自己是最了解美国的,可事实上,他们对美国的了解恐怕是极其片面的。因为,这批人(包括本人在内)绝大部分都是去美国读书的,而且都是去美国的精英大学读书的,他们的导师和同学都是美国社会中的精英之精英。以我本人為例,我接触到的大多是美国的精英之精英,恐怕他们不能完全代表真正的美国人。

            当今,美国总统特朗普之所以当选,主要在于他代表的并不是美国的精英人士,而更多是美国的草根阶层。那么,到底什么是美国人?美国的国民性是怎样的?

            美国的双重国民性

            必须承认,美国也有它非精英的一面,有它更为深远的国民性的本源。哈佛大学已故政治学学者萨缪尔·亨廷顿 ,在他去世前的著作《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一书中就这样写道,美国的国民性不是在1775年形成的,而是在17世?#32479;?#30340;最初几批定居者来到北美?#26412;?#24418;成了。这些最早来到北美的英国清教徒,他们不是殖民者,他们是定居者,他们不是代表英国来北美开疆拓土的,他们是逃离本土的宗教迫害来美国寻求新的生存空间的,从那时起,美国的国民性就形成了。

            那么到底什么是美国的国民?#38405;兀?#20174;这个角度来看,美国的国民性可以归纳为两条。

            第一,他们是虔诚的新教徒,他们笃信?#31995;郟?#26377;坚定的信仰。有人讲300多年过去了,是不是美国的这个国民性已经改变了?不是,今天的美国在所?#24418;?#26041;国家中教徒的比例是最高的,远比?#20998;?#39640;!我们一般认为美国人是崇尚个性?#26434;傘?#23815;尚思想解放的,这并不是真正的美国传?#24120;?#32654;国的传统要回溯到17世?#32479;?#30340;那一批定居者。

            美国国民性的第二条就是孤立主义。美国自身的地理位置和?#20998;?#20219;何国家都不相同,它幅员辽阔,是一个大陆型国家,没有多少邻国(只?#24515;?#35199;哥和加?#20040;?#20004;个邻居),因此,美国人从建国之始就是崇尚孤立主义的。事实上,翻开美国的经济史,自17世?#32479;?#23450;居者来到北美之后,在大部分时间里,美国?#21363;?#20110;闭关锁国的状态,没有开疆拓土,没有到海外殖民的冲动。美国第25届总统威廉·麦金利曾经历了极其痛苦的思想斗争,最后才决定出兵菲律宾,他曾这样说,“我曾寻求帮助……在白宫的地板上踱来踱去,直到深夜……我曾不止一次跪在地上向万能的?#31995;?#31048;祷。最后,终于有一天晚上,我得到了?#31995;?#30340;声音……那就是除了占领菲律宾之外我们别无选择”。这与当年英国到世界各地开疆拓土,扩大自己版图在?#23616;?#19978;是不同的。

            19世?#32479;酰?#32654;国著名的外交政策“门罗主义”,其?#23616;?#23601;是看不惯英国和?#20998;?#21015;强在世界各地建立殖民地,到处谋求势力?#27573;?#30340;影响。稍微熟悉美国历史的人都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国试图置身于争议之外,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又采取同样的策略,直到日本?#36842;?#20102;珍珠港。有人讲,日本?#36842;?#29645;珠港,是罗斯福总统的阳谋,就是要唤起美国普罗大众的斗志,找到理由参与世界大战,这就是美国。当然,亨廷顿在他的书中所描述的是传统的美国,他所担忧的是美国这些定居者的文化被后来移民者——尤其是从墨西哥来的移民者所破?#25285;?#19968;旦如此,美国将不复为过去的美国,美国将变色。

            反观中美历史上的主要交往,从民国时代、抗战时期到冷战时期,都是在美国已经完成其国?#25163;?#20041;战胜新教徒的孤立主义情绪之后进行的,我们所熟悉的美国的种种表现,在美国的历史长河中仅仅是短暂的一刹那,并不是美国的常态。我们熟悉的美国,是精英的美国,是国?#25163;?#20041;的美国,是那些“改革的犹太人”所操控的美国(包括基辛格博士、布热津斯基博士)。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特朗普,他所代表的是那个更为传统的美国,是那个新教徒来到美洲定居时的美国,他所代表的精神是萨缪尔·亨廷顿认为应该不忘初心、牢牢坚持的那个美国。

            重新读懂美国,从?#23616;?#19978;探寻特朗普的想法

            按照以上逻辑,我们应该重新读懂美国。美国具有它的双重性:其既是那个新教徒式的,过着清贫的生活、安分守己、以自己的大陆土地为精神和物?#22987;以?#30340;美国,也是那个精英主义的,试图在全球?#27573;?#20869;扩张自己的势力、传播自己的理念的扩张主义、英雄主义、霸权主义的美国。这两种特性在美国的历史中是?#25442;?#20986;现的,应该说,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美国,可能是恢复到了传统的一面。

            按照以上分析,我们应?#20040;穎局?#19978;读懂特朗普的想法。

            第一,特朗普和班农以及美国国防部的一些高级官员的想法恐怕是不一样的。他的想法就是要恢复到21世?#32479;?#20197;前的?#25353;?#23396;立的美国,而不是在全球?#27573;?#20869;到处寻求影响大选、寻求扩张的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和平发展如果应对得当,特朗普也许可?#21592;?#35748;为是中国和平发展的一个重要机遇。

            第二,特朗普的美国,也就是那个传统的美国,对中国的很多事情是不理解的,因为他们是带着宗教色彩的,有强大信仰的美国,他们不理解中国从西周以来不断演化形成的儒家文化,更不理解陈寅恪先生所言?#38712;?#26497;于赵宋之世”的华夏文化。他们会认为,中国人没?#34892;?#20208;,中国人是异己者。在这方面,我们必须下大功夫与那个传统的美国进行沟通,要告诉他们这是个多元的世界,要告诉他们中国的儒家思想和基督教传统并不矛盾,而?#20197;?#24456;大程度上讲,二者可以相互弥合、互相借鉴。

            第三,这个由特朗普所代表的传统的美国,他们更多的是关心美国本身的经?#20204;?#20917;和社会稳定,而不一定是要谋求阻挡中国经济的发展,他们关心的是贸易顺差和逆差,他们关心的是汇率、关税?#35753;?#26131;问题。?#23616;?#19978;,他们并不一定关心中国国内的经济政策和经济体制——只要这些经济政策和体制不构成对美国企业和贸易的威胁。

            因此,对于特朗普政府以及他本人,要牢牢抓住贸易平衡这一关键。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政府应?#20040;?#30772;常规,采取一些谋求双赢的具体举措,?#28304;?#26469;换取特朗普政府的信任。而特朗普政府的这种要求,也是传?#25104;?#20250;的利益所在。

            重新读懂美国,这对于我们理解特朗普政府,理解百年未见的世界格局的变化具有重要意义。中国当今这些与美国精英阶层已经交往频繁的知识阶层必须重新学习。

            (摘自《新财富》)

            畅销?#21028;?#27036;
            <em id="01hwn"></em>

            <div id="01hwn"><ol id="01hwn"><mark id="01hwn"></mark></ol></div>
            <sup id="01hwn"></sup><dl id="01hwn"><ins id="01hwn"></ins></dl>

            <em id="01hwn"><ol id="01hwn"></ol></em>

              <em id="01hwn"><ol id="01hwn"><thead id="01hwn"></thead></ol></em>
                  <em id="01hwn"><ol id="01hwn"></ol></em>
                  <dl id="01hwn"><menu id="01hwn"><form id="01hwn"></form></menu></dl>
                  <div id="01hwn"></div>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m-sc").click(function () { if (islogin == "0") { document.location.href = "/userrelative/login.aspx?backurl=" + document.location.href; } AddFavoriteData(titleid); });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
                      在线?#22836;?/strong>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